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 人生就是博 >

《博物人生》:如博物学家那般生活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20-03-19 02: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作为一个博物学者自命的刘教授,他原来这么留意他在北京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植物,里面提出了种种的他对植物观察的见解,你真的看出来这是一个珍爱大自然的博物学家。他看的植物从大学里面,北京大学新长出来的植物,到永定河河梏一些入侵的外国植物,或者跑到崂山远远的跑去不一定是看风景,而是看一种以前罕见的一种植物,这样的一种乐趣我们一般人现在实在已经很难享受的到了。

  梁文道:我很喜欢看英国BBC电视台,有个非常老牌的自然或者动物纪录片的老牌主持人叫做David Attenb,大卫爱登堡。这位大卫爱登堡进入这个行业已经超过50年了,那么50多年来他做过无数的关于各种各样的动植物的纪录片,他不只是一个一般的主持人,至少不是我们中国一般人所以为那种主持人就只是一个红绳去做一些串场词的解释,不是这样。他完全参与了整个节目的制作、制定选题,那是因为他非常懂行,而且他真的是热爱他所拍摄的东西,那就是大自然。

  因此David Attenb在这个行业或者在全世界各地,已经被人认为他不是一个节目主持人,现在称呼他你上网查查他的身份,大家怎么称呼他呢,会介绍他作为一个叫做naturalist,自然学者。那么这位自然学者大卫爱登堡几十年来的工作已经启发跟影响了好几代的生物学家,有好几代的学者他们都回忆说为什么他们会想进入他们的行业去研究各种各样的动植物或者各样的生命形式,那就是因为当初受到大卫爱登堡爵士的电视节目的影响。

  但问题来了,什么叫做naturalist,自然学者,这是一个我们今天不太容易理解的概念。那么其实在中文世界有另一个词语我们是常常用来翻译naturalist这个词的,那就是所谓的博物学家。一个多么古老的称呼,到今天难道这个词还有意义还管用吗?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书,我手上的这本《博物人生》,它的英文标题就很有趣了,叫《Livingasa naturalist》,像自然学者或者向博物学者一样的生活.他的作者是在北京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中心任教的刘华杰教授,首先我们先来讲讲看什么叫做博物学家。

  理论上我们今天都知道naturalist或博物学家这种人就是古代世界的一些人对大自然格外的感到兴趣,对什么事情都有兴趣探究一番,只不过那个时候学科分工没有现在这么的仔细,所以当年那个时候作为一个自然学者,比如像亚里士多德这种人,他会研究海水潮汐的涨退,他会研究日月星辰的轴向与轨道,他会研究地质矿物的分布跟变化,他会研究动物他会研究植物,那么几乎可以说自然科学界很多东西是无所不包容他都是感兴趣。

  但是我们知道今天这种人是没有生存空间的,今天你要不然是地质学家,要不然是个植物学家,要不然是个生物学家,生物学家里面还有种种众多的分类。或者你是个天文学者,怎么可能有一种自然学者或博物学,谁能够博物起来,那这里面就是刘华杰他讲一个重点。他现在还想鼓吹回博物学,为什么呢?他说博物学是我个人非常看重的一种知识形态,一种生存方式,就放在较大的时空尺度中,放在文明形态的视野中考虑,才能看清他肤浅却高贵的真身,那么他重点要讲的是什么呢,并不是一般的现在的学术界的人还能够要培养一个自然学者,当然也有,比如说我很喜欢的哈佛专门研究蚂蚁的权威,我在节目里面介绍过他的作品,他就称自然叫做一个naturalist。

  但是刘华杰更注意的是普通农民,说普通农民身上也传承着非常多的博物学。在传统社会中,几乎人人都是博物学家,这里面指的是什么呢,他对身边的事,自己世界有一定的观察,甚至有感情,古代的农民怎么判断要不要下雨,不是看天气预报?是看燕子飞的状况,是看蜻蜓的数目多不多,他对大自然有那么直观的种种的把握,那么甚至是掌握出一种感情出来的。在这个情况下,这样的博物学他当然是肤浅的,甚至是有地方局限的,跟普世的自然科学完全不同,但是他用处却也相当明显,比如说他就讲到爱斯基摩人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转基因的秘密,但他们对雪有特别的研究,对于白雪的颜色有一系列称谓,能够分出许多的类型。

  然后这里面其实他借鉴了相当多近来的科学史或者科学哲学史,科学哲学研究科学社会学的研究,想要提出他对于一种博物学的召唤。比如说他引述了著名社会思想家卡尔博兰尼的讲法,他说一些人试图把分类学就生物的分类学建在更科学的还原论基础上,表示了警惕和怀疑,他并不是想否定这些方法,而是要重申今天我们看一个物种的学名有时候实在看不出来他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他在一个学科的分类里面物种分类里面占什么样的位置。但是你说我们一般人每个不同的文化为不同的物种取的名字却是直观的,看他的样貌的,而这种直观的分类体系有时候其实也可以是相当有趣的,他至少展现了一个文明或者一个文化对世界的基础的分类的范畴。比如说我们中文字里面很多汉字有偏旁,有木字边,有竹字边,有山字边,有水字边,有鱼字边,有犬字边,有草字头,那么这些汉字其实就表达了我们中国人的一种世界的基础分类。

  现在问题来了,如果你是想我们回头注重那些过去被我们的主流科学史掩埋掩盖住的一般人的整个社会文化里面的这种自然知识或者我们叫博物学。作为一个史学研究,我觉得非常有价值,作为一个人类学的角度来讲,一般老百姓怎么看待大自然也很有趣很有意义,但是有没有可能到了今天我们还能发展出一种自在而且自为值得教授、提倡有方法,有学术目标,有范围的一种博物学呢?

  坦白讲这本书他也许不是学术著作的关系,严格学术,他并没有办法很仔细的给出这样的一种符合学术定义的一个说法。但是这本书里面我差点忘了告诉大家,里面最有趣的反而是后面,作为一个博物学者自命的刘教授,他原来这么留意他在北京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植物,里面提出了种种的他对植物观察的见解,你真的看出来这是一个珍爱大自然的博物学家,他看的植物从大学里面,北京大学新长出来的植物,到永定河河梏一些入侵的外国植物,或者跑到崂山远远的跑去不一定是看风景,而是看一种以前罕见的一种植物,这样的一种乐趣我们一般人现在实在已经很难享受的到了。